和记手机APP

簡體中文

    不斷創造票房神話,新海誠靠什么俘獲“宅男”群體?

    2019-11-14

    時隔3年,新海誠帶著最新動畫電影《天氣之子》與觀眾正式見面,早在中國大陸上映前三個月,影片就已于日本公映,截止11月4日,《天氣之子》已經在日本收獲138.9億日元的票房成績,坐穩本土年度票房冠軍的位置,繼《你的名字。》后,本片也成為新海誠第二部百億日元票房電影。而在中國上映后,《天氣之子》僅用了一周時間票房便突破2億,影片在觀眾中的討論熱度也一直居高不下。

     

     

    絕美風景和少男少女,新海誠動畫中屢試不爽的元素

     

    《天氣之子》上映后,關于本片男女觀眾比例的話題一時間成了網絡焦點,根據部分網友的反饋,一些場次的男性觀眾比例明顯要高于女性觀眾,甚至出現了男女比例40:1的場次。通過分析《天氣之子》的觀眾“想看”畫像不難發現,本片的男性觀眾比例高達62.1%,而對比2019年另外兩部爆款國產動畫《哪吒》和《白蛇》的觀眾畫像,其中前者的男女觀眾比例為42.1%和57.9%,后者的男女觀眾比例為44%和56%,都是女性觀眾偏高的情形,而這一現象則與《天氣之子》恰好相反。新海誠究竟有何“魔法”,能俘獲大批男性觀眾的心?

     

     

    “每一幀畫面都可以用作壁紙”,這是初看新海誠動畫的觀眾對其作品的第一印象。的確,出道二十年時間僅制作過6部動畫長片的新海誠,實在算不上是一位高產的導演,但在這6部作品中,每一部又都帶著獨具一格的新海誠標簽,從2004年的首部動畫長片《云之彼端,約定的地方》開始,新海誠每部電影中的畫面都充滿著一股小清新之感,通過這些作品,新海誠向觀眾所呈現的仿佛是一個由善良、美好填滿的不含任何雜質的世界。在新作《天氣之子》中,新海誠則再次化身“壁紙狂人”,通過帆高和陽菜兩位主人公的視角,將一個充滿奇幻色彩的東京都市緩緩鋪展在觀眾面前。

     

     

    和记手机APP如果說靚麗的畫面是裝裱新海誠作品的畫框,那么畫框里的內容便是新海誠作品能夠飽受歡迎的另一個原因。從《云之彼端》開始,新海誠動畫所描述的對象永遠都是美好純潔的少男少女:《秒速5厘米》中,三個短篇故事均由男孩遠野貴樹為主軸展開,在《言葉之庭》中,新海誠則借由少年秋月講述了一段“悲戀”故事,而在上一部大賣的《你的名字。》中,新海誠則通過“彗星撞地球”的奇幻設定,讓來自平行時空的兩位男女主角互換身份、拯救彼此,講述了少男少女間的浪漫愛情故事。

     

    在新海誠的電影世界里,觀眾不會看到動畫大師宮崎駿作品中的冒險故事,也不會看到今敏、押井守等前輩們樂于描寫的人性之惡,相反,新海誠總是將最美好的一面講述給觀眾,將一個個美好細膩的愛情故事呈現在觀眾面前,《秒速五厘米》中對初戀故事的真摯描繪,《言葉之庭》中15歲少年與27歲教師間的忘年之戀,以及《天氣之子》中對于“即使世界毀滅也要與你相戀”的動人演繹,利用精美的畫面抓住觀眾眼球之余,對于青春期男女之間細膩情感的刻畫,也讓充滿了純情幻想的“宅男”觀眾能夠從中產生情感上的共鳴。

     

     

    新海誠將少男少女的愛情故事融于私人化情感表達的敘事策略,正與當下許多經歷著同樣情感狀態的年輕人不謀而合。在2015年,新聞報道了一位27年沒出過門的“日本第一宅男”真樹。自16歲開始“宅男”生活,真樹27年來每天的最大樂趣就是看電視、雜志,聊天的對象也僅限于已經69歲的母親,在采訪中真樹透露“自己時常會感到孤獨”。

     

     

    和记手机APP或許大多數“宅男”不會像真樹一樣如此極端,但正像新海誠電影的主人公一樣,現實世界中的“廢柴”、“宅男”們大多也都獨自生活在喧囂的都市,他們時常會感到寂寞卻又不敢對異性袒露心聲,每天過著重復機械的生活,對未來毫無規劃,沉迷于由二次元小姐姐構成的“宅世界”里,被外界戲稱為“平成廢宅”。新海誠拍攝的這批聚焦個人情感的動畫電影,恰恰為“宅男”群體打開了情感宣泄的閘門,他們與影片中的主人公共同走過東京街頭,漫步在鄉下小町,與主人公們共同哭泣,共同歡笑,與片中這些愛好、經歷相似的主人公產生強烈的共鳴,喚醒內心深處的記憶。

     

    和记手机APP這些記憶或許是一段刻骨銘心的初戀,或許是一段甜蜜美好的單戀,又或許會是一段分隔兩地的異地戀……新海誠則是通過一段段少男少女的戀愛故事,在作品和“宅男”中間架起一座橋梁,承擔起“情感放大器”的作用,讓他們陷入追憶和悲傷的情感中。借由新海誠的故事,“宅男”觀眾也順其自然地從中映射出自己的影子,在《你的名字。》上映時,甚至出現滿場男觀眾為片中劇情感動到痛哭流涕的畫面。

     

     

    ACGN孕育下的“宅文化”,讓新海誠成為時代新寵

     

    在美景和動人的青春故事外,新海誠的作品之所以能吸引到如此多的男性觀眾,還與其自身的“宅男”屬性密不可分。曾自封“御宅族”的新海誠,在觀眾看來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宅男”形象。不過,出身于建筑世家的新海誠,一直以來都隱藏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直到《你的名字。》上映,彼時日本長野縣建筑企業“新津組”低調地在其公司官網為這部動畫電影應援,并在導演新海誠的名字后面加上了注釋:弊社社長之子。直到這時,新海誠“富二代”的新聞才逐漸傳出。

     

    不過,有著自己志向的新海誠不僅從未提過自己的身份,還特意改了一個和家族無關的名字,將原名“新津誠”改成“新海誠”。畢業后無意繼承家族企業的新海誠進入到游戲公司工作,正式成為一個“宅男”動畫師。在IT、游戲行業積累了數年經驗后,讓新海誠對這一行業的最大受眾——“宅男”群體有了深刻的了解,而初次涉足動畫領域的新海誠,懷揣的第一個夢想也是為男性觀眾發聲,“如果能制作出溫柔的作品,為青春期的敏感少年應援,就最好不過了”,在一次采訪中新海誠如此吐露心聲。

     

     

    在此后的創作實踐中,新海誠也始終在踐行著自己這一最初的理想,除了堅持講述以少男少女為對象的青春故事外,新海誠還深諳男性觀眾的審美心理,在影片進行過程中,他總會插入幾段讓觀眾(尤其是男性觀眾)會心一笑的片段,例如,在《你的名字。》中突然換了女孩身體的男主角瀧,第一時間會忍不住撫摸自己的胸部,讓男性觀眾看后忍俊不禁;而對于“姐姐”系角色的情有獨鐘,也是新海誠拉近作品與男性觀眾距離的重要手段,在新海誠所有作品中,幾乎都有一位擔任主要角色的“姐姐”,《言葉之庭》里的雪野百香里老師,《你的名字。》中的前輩奧寺美紀,《天氣之子》中的女大學生須賀夏美,這些在片中同時擔任導師和主角愛慕對象的“姐姐”系角色,是新海誠精準掌握男性觀眾心理的體現,由此也讓作品俘獲更多的男性粉絲。

     

     

    當然,除了作品本身對于男性觀眾的精準定位外,作為外部條件的日本文化氛圍也是新海誠作品在男觀眾群體中備受追捧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根源于日本的ACGN文化(Animation、Comic、Game、Novel),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宅男群體,他們或成為消極避世的“啃老一族”,或成為沉迷在二次元世界里的“廢柴”,而在這一龐大消費群體的催生下,相應地誕生了大批服務于宅男群體的動畫、漫畫、游戲和小說作品,這四個產業緊密聯系在一起,成為日本獨有的文化現象。

     

    通常都是改編自漫畫、小說的動畫作品,又是日本文化領域的支柱性產業,有著廣闊的市場前景,在全日本,主攻動畫制作的公司就多達430家,動畫作品在日本到底多受歡迎,從日本歷年的電影票房排行榜里便可見一斑,在歷年票房榜top12中,動畫作品就占據了超過半數的7席,其中2001年上映的《千與千尋》以308億日元的票房連續18年蟬聯票房榜冠軍,一部動畫電影長期霸占票房榜第一的位置,這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實屬罕見的。而由新海誠制作的《你的名字。》和《天氣之子》同樣進入到票房榜top12的位置,動畫作品的走紅,相應的也帶熱了整個ACGN產業鏈。

     

     

    和记手机APP以新海誠的《天氣之子》為例,這部在日本國內創下了138.9億票房紀錄的動畫電影,在影片上映同期便發行了同名小說和漫畫作品,其中同名小說由新海誠本人撰寫,于7月18日正式發售,《天氣之子》漫畫則由漫畫家洼田航作畫,于《月刊》2019年9月號開始連載。圍繞ACGN所建立的一條成熟的產業鏈,進一步擴大了動畫作品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在《天氣之子》上映期間,日本國內甚至出現了千萬男性觀眾通過在線請愿的方式來確保《天氣之子》未來在互聯網上進行重復播放。對于作品本身和“宅男”群體而言,這未嘗不是一種雙贏局面——ACGN文化孕育下的大批“宅男”觀眾成為自來水,自發為影片吆喝,而以新海誠為代表的日本動畫導演們又通過一部部作品反哺觀眾,進一步完善整個產業鏈,吸納更多的“宅男”消費群體。

     

     

    結語

     

    和记手机APP絕美的畫面、對于少男少女愛情故事的描述和對于觀眾心理的精準拿捏,構成了新海誠電影備受追捧的重要原因,而通過適時地加入青春期笑料和貼近觀眾的角色,新海誠也進一步拉近了與男性觀眾的距離;與此同時,日本ACGN孕育下的“宅文化”又為新海誠動畫電影的走紅提供了文化土壤,為作品累積了一大批“宅男”觀眾。過去,業界曾賦予新海誠“宮崎駿接班人”的稱號,憑借著不斷精進的作品水準和在觀眾中日益提升的號召力,或許新海誠距離真正實現這一目標已經越來越近。

     

    — THE END —

     

    作者 | 邁克李

    編輯 | 鄭曉旭